一醉南柯

mapo mapo 我的命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从此江湖路远
再无相见
先生
拜别

boss他撩我(mapo七夕活动文 马振桓X小寅)

桓易七夕活动文
cp预警:马振桓X小寅


"boss..."
听见属下贴耳密报马振桓挑了挑眉,看了眼半阖的房门,挥手,"下去吧。"
房间内一张King Size的大床上铺着纯黑真丝床单,一具白皙的身体在床上慢慢磨蹭,丝缕未着的青年额上浸出细汗,濡湿的发梢贴在素色的肌肤上,两颗红嫩的乳头微微站立,修长的双腿交叠着轻轻摇晃。
马振桓推开房门就看到如此情色的画面,跟想象中又不太一样,尽管早已料到,但看着床上青年形状漂亮半张半合的嘴,汹涌澎湃的欲望兀的涌上来,让一向自制力优秀的黑道太子感到一丝懊恼。他带着一点莫名的怒气捏住青年的下巴,让人仰起头,脖颈优美的曲线让人想狠狠咬上一口。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https://m.weibo.cn/6508202669/4274122596564876

可念不可见(mapo七夕活动文 温澄X马超)


桓易七夕活动文
cp预警:温澄X马超


金时空
马超睁开眼,摘下头上的全息头盔,起身走到窗边。
离那场最终决战已经过去两年,尽管他们胜了,但关羽和赵云却再也没回来,这两个人如同从来没在金时空存在过一样,到处都找不到一丝踪迹。马超因为伤了根本,被黄忠带回了马家。这头盔是张飞家研制的全息游戏,里面有个和赵云长得一模一样的npc,叫温澄,真的和赵云长得一样,连声音都一样。
可是,再像也不是真的,马超伸手描摹着天边圆月的轮廓。
"云,我好想你。"

另一个时空
"温澄,下班啦,明天见。"
作为一家网游公司的程序测试组长,温澄每天都最晚一个走出公司大楼。今天也见到了那个名叫马超的玩家。自从游戏运行后温澄每天都登陆同名npc进行测试,那个马超每天都来找温澄聊天,这个游戏设定的很人性化,每天聊天内容都可根据游戏世界的一些事情发生变化。今天马超也待在温澄身边,聊聊天或者就坐在那看着他,一直到下线。大概,他很喜欢这个npc吧。
温澄摸了摸胸口,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不过,大概也不重要,回家了。


梦 (巍澜 短小车)

灵感来自镇魂31集
面面:我真想看看你的梦 我的哥哥
沈巍:我没有梦
(我没有可以过审的梦)😈

着青色长袍的昆仑君躺在榻上,一袭黑衣的小鬼王坐在榻边,看着昆仑君沉睡的脸。
这个人跟他说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字。
这个人给他讲晴天太阳光金灿灿的落在昆仑山巅,像在雪上开出花来。
这个人给了他左肩魂火,昆仑神筋,让他从大不敬之地超脱,从此列入神籍。
这个人也给了他十万大山的权柄,然后身化镇魂灯,准备魂飞魄散。
"昆仑......"小鬼王唇齿间念出的两个字仿佛用尽了他全部力气,他嗫喃着这个名字慢慢俯下身,亲吻着昆仑君的鬓侧,脸颊,唇角。
躺在榻上的人似有所觉,微微动了动眼睑,看到眼前人,一个你字还没出口,就被突然吻住。他能听见他的呼吸声,他炙热的鼻息灼烧着他的神经。
小鬼王带着几分决绝几分暴厉啃吻着榻上人的唇瓣,直到两人唇齿间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他在昆仑君被咬破的唇上舔了舔,幽暗的眸子像是无底黑洞,引诱着他人沉溺其中无法挣扎。

https://shimo.im/docs/dT5a6s39QJsiduSV




有感而发
这个圈子
一个又一个佛了
一个又一个走了
终是惨淡了
有些毒瘤
永远认识不到自己有毒
反而沾沾自喜“对家”可算离开了
等凉了的时候
大概只会觉得
是别人不坚定

他们很好
我爱他们
也爱很多太太
有些人
只好眼不见为净
祝这些人
早日凉凉

【520活动文】dangerous


Dangerous

bgm:Dangerous-Spexial

会议室里八个人或坐或靠,每人手中都夹着几张文件纸,这是spexial这次行动前的最后一次"会谈"。行动目标是一串名为Lágrimas de Julieta(茱丽叶之泪)的钻石项链,明天项链会在一个地下黑市拍卖会上出现。
"最后重复一次任务,我和Simon,Teddy,Ian参加拍卖,Win会是明天的拍卖师,Riley会在拍卖开始十分钟后引爆。Evan狙击点监控,Wayne全程在线支援。"
Wes捏着手指在白板上点了点,"Ian,如果Win不能顺利把钻石拿回来,你就要出手,拿到后迅速赶到停车场,Simon会在那接你。"
Ian冲哥挥挥手,"保证完成任务。"
"不要不当回事儿,"Wayne戳了戳老幺的额头,"现场安防系统很周全,要是掉以轻心你很可能被捉住。"
"我知道了,放心啦,我什么时候失手过。"Ian扫过全场的时候看见Evan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禁一顿,啊,忘了那一次人生败笔了。想到一年前的那个夜晚,Ian觉得脸上有点热,他抿了抿嘴唇,直到在spexial再次见面,Evan都没提过那一晚,就好像他们两个真的是在spexial里初识一样。所以,记得那一晚的只有自己么,Ian不满的哼了声。
"ok,解散,早点睡,明天大家不要起晚。"Wes敲了下白板,挥挥手。
Ian默默从Evan,Simon和Teddy身边路过,"嗨,老幺,要不要一起去吃点宵夜?"Teddy一手勾着Ian的肩膀。
Ian看了一眼Evan脸上分毫未变的微笑,觉得异常刺眼,"不去啦,哥说了要早点睡。"
"吼,屁孩,你会早睡?是早点回去打游戏吧。"Riley毫不留情的戳破Ian的话。"你说呢,Win?"正在收拾大家散落纸张的Win狂点头。
"要你管。"Ian把手里的文件纸丢到Riley身上,走上楼梯。
"Evan?"看着注视老幺上楼的男人,Teddy眼里闪过一丝兴味,明明一脸紧张,偏要在人面前装淡然,吼,天蝎座哦。
Wes没理几人的眉眼官司,拉了Wayne去监控室,做最后的技术确认。

回到房间的Ian拿出手机,却没有打开熟悉的游戏界面,从相册里翻出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拍的Evan,照片里的男人笑得一脸温柔,眼里满是星光闪亮,这个人笑起来这么好看,却是因为Teddy,Ian手指在照片上摩挲了几下,泄愤般的点着男人的眉眼。
被老幺腹诽半天的男人正靠在窗前,手里夹着点燃的烟,在夜空下一明一暗的闪着,另一只手捏着印满漫天星辰的卡片。
Evan觉得自己很纠结,在哥把Ian带回来宣布他是新成员的时候,心里真的是很惊喜的,没想到两人会这样再见面。只是,他们的开头,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初遇,而且,Teddy……还有Simon,真的是,一团乱。
Evan扔掉手里几乎燃尽的烟,拿了柜子上的一个瓶子去了Taddy房间,不意外的在门口看见被赶出来的Simon。把瓶子塞到兜里,Evan冲Simon点点头。
"Evan,你来了,快进来。"Teddy一把抓住Evan的手臂,无视Simon看过来的眼神,关上房门。
感觉到手臂上的手指微微发颤,Evan揽着Teddy的肩膀,让他坐下,揉揉他微卷的头发,"Te,还不想告诉他?"
Teddy眼睛里闪过一丝纠结,看向紧闭的房门,似乎想透过门板看到房间外的那个人。
Evan叹口气,把兜里的瓶子塞到Teddy手里,"明天行动小心点。"
"嗯……"
出门拿巧克力奶的Ian站在拐角处,看着Simon恨恨锤了下墙离开。他盯着Teddy的房门直到眼睛酸疼,转身回了房间。

黑市拍卖会
Wes和Simon,Ian和Teddy,两组人都带着装有Teddy仿制的几可乱真的美钞箱子进了会场大门,Teddy为了这两箱美钞费了不少时日,保证一切仪器都验不出来,而在曝光72小时后,所有美钞会褪色成白纸一张。
守门的四个人按照程序,验钞,搜身,没发现异常后进了会场。两组人分散落座,Wes不经意间观察了整个会场,敲了敲耳钉。
"Evan到位。"在另一栋楼顶狙击位的Evan透过枪身上的高倍数瞄准镜清楚的看到四人的位置。
Wayne的声音从四人隐藏式耳麦中响起,"测试,都听得见么?"
"嗯"四声低沉的肯定在线路里清晰回响。坐在spexial总部监控室里的Wayne和Riley对视一眼,开口,"十分钟倒计时开始。"
Win带着助手上台,茱丽叶之泪在众人瞩目中出现,梨形钻石闪着璀璨夺目的光芒,大家都沉醉于这串项链的美丽,Ian看着在灯光下闪耀的钻石,有点疑惑,"钻石的现任主人是哪个?"
"Ian你发现什么了?"Teddy低声询问。
"我...不确定,钻石好像...有点不对。"
Wayne查了一下会场监控,"Ian,Win面前两点钟方向,留胡子的男人。Alfanso,茱丽叶之泪的现任主人,也是今天的卖家。"
Evan也留意了一下,男人的腰间鼓囊囊的,"小心,他有武器"
Ian在喊价越来越激烈的时候,看到那个男人满意的笑了,手不经意的拍了拍胸口,看向Win手里流光溢彩的钻石,撇了下嘴角。
耳机里Wayne的声音清晰响起,"倒计时五、四..."
"是赝品。"Ian再次仔细观察了Win手里的钻石,站起身往前排走去。
"Ian!"Teddy也站起身,被Riley远程操控的烟雾弹轰的一声炸裂。
现场一片混乱,Win收好手里的项链拎着箱子混入纷乱的人群从会场离开,Teddy视线受阻,没抓住Ian,"哥,Ian不见了。"
"Teddy,你和Simon去约好的地点等Win,然后到出口待命,我去找Ian。"
Wes一边沿着墙边前行,一边询问"Ian,Ian,听到回答。"耳机里仍然没有声音,"Wayne,在么,什么情况。"
十指如飞的Wayne敲着键盘不断切换,"我在找。"
Evan的声音突然响起,"Ian!"
被枪指住的Ian举起双手,一脸茫然,"我只是在找出口,我的方向感不太好。"
Alfanso眼中闪过一丝危险,"那边。"枪微微往左偏了偏。
"好的,先生。"Ian额间沁出细汗,往右转身,一脚踩到什么杂物,朝Alfanso倒了过来,狠狠的撞了一下。
"喂!"Alfanso警告的在Ian耳边开了一枪。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抱歉。"Ian捂着肩膀胡乱的道歉,急匆匆地往出口跑走。
"哥,Ian出去了。"Evan一向冷静的声线里带着一丝后怕。
"全体,出口见。"Wes也快步走了出去。

Simon和Win开着车等在两栋楼外,Evan背着小提琴盒上了Win的车,Ian和Wes一前一后上了Simon的车。两辆车汇入密集的车流中,不见踪影。
"Ian,"Wes推了推老幺的头,"你要吓死我么。"
"啊,哥,对不起。"Ian乖乖低头认错。
"到底出什么事了?"Evan的声音在耳麦里显得有些失真。
"Ian你是发现钻石有问题?"Teddy根据之前在会场的情况推测。
"嗯,Win手里用来拍卖的钻石是赝品。"
"回去再说。"Wes看了眼后视镜,示意Simon和Win分别绕了两圈才回到spexial总部。
会议室里,Simon打开从Win手里拿来的箱子,里面的钻石项链熠熠生辉。
"老幺你说这个是赝品?"Riley拎起项链仔仔细细看了又看,"哪里像啦。"
"Ian是想说光泽么。"Evan坐在桌旁,恰好从一个奇妙的角度看到钻石闪了闪。
"嗯,从Evan那个角度看,钻石的火彩是不是有点奇怪。"
"所以,老幺你跑去拿真钻了么,拿到了么?"Riley一把勾住Ian的肩膀。
"当然,我失手过么?"Ian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绒布包,一串钻石项链挂在他手上。
失手过,这句话在Evan脑海里默默想了想,没有说出口。
"哇!"Riley扯过项链放在Simon面前,"你看这两串有什么不一样么?"Simon看了半天也摇摇头。
"这串赝品的工艺也足可乱真了,不过遇到我,还是不够看啦。"Ian脸上的酒窝笑得圆圆的,Evan看着那处深洼动了动手指,很想戳一下。
"不管怎么说,今天任务圆满成功,最大功臣是Ian。"Wayne披着Wes的外套靠在椅子上笑。
"哇,功臣诶。"Teddy靠在Evan的椅子边上举起酒瓶,"所以,来干杯。"
"干杯!"
"Te,你少喝点。"小心你的心脏,Evan压低了声音提醒。
Ian看过来的时候,恰巧看到Evan伏在Teddy耳边,状似亲密的说着什么,Teddy笑眯眯的回了句,Evan揉了揉他的卷发。
"喂,Ian你不喝酒在看什么。"Riley趴在Ian后背上把手里的酒瓶送到他嘴边。"今天不把你喝趴下,我跟你姓。"
"吼,怕你啊。"Ian在Evan看过来的时候撇开了视线,拎起酒瓶跟Riley拼起了酒。
Wes和Wayne研究完了此次行动的收尾计划回过神来的时候,会议室里大家已经喝嗨了,Ian拎着酒瓶要亲Riley,Win在一旁帮腔,Simon凑在Evan和Teddy身边不知道在争论什么,Teddy脸上有些恼怒的样子,Evan一边按着Teddy的肩膀让人别太激动,一边跟Win喊着让他把Ian拉开。
Wes看着一片乱象,突然在Wayne脸上亲了一下。
"Wes?"Wayne捂着脸看向Wes。
"一起庆祝嘛。"Wes拿起一瓶酒扑向Ian,Riley和Win。
Wayne也笑着走到大家身边。
热闹持续了很久,直到满屋只剩下一堆空酒瓶,众人都喝得东倒西歪。
Wayne拉起Wes,招呼大家都散了,Win扯着Riley上楼,Teddy说要出门,挂在Evan身上嚷着要他陪,Simon说他也要一起去,Ian冲大家挥手表示他自己待会。
Evan临走前有些不放心的给Win发了条信息,让他把Riley扔回房间后下楼来看看Ian。
Ian眯着有点发红的眼睛,其实他酒量虽浅,却是醉的快,醒的也快,这半天酒劲有点散了,他看着大家热热闹闹的散了,Evan身上挂着还在嘟囔的Teddy,Simon一脸着急想把Teddy从Evan身上撕下来。
喝掉最后一口酒的Ian笑了笑,听见楼上Win的关门声和往楼梯这边来的脚步声,他起身往外走去,突然很想去山顶吹风看星星。
走近车子的Ian从口袋里摸了颗Riley出品的快速解酒药,味道简直比柠檬还酸,他皱着眉眨了眨眼,把酸出来的眼泪逼了回去。
坐进驾驶室的Ian刚发动车子,后座突然窜出一个人影,他下意识的抬手反抗,手腕被拧住,冰冷的枪口紧贴着他的额角。
"Ian先生,你动了Boss的东西,Boss很生气。"
Ian眼前突然浮现出那天在狼藉一片的拍卖场里眼神阴鸷的男人,Alfanso。事情好像有点糟糕了,他手指微动想要去摸腰间的联络器,一声清脆的子弹上膛声响起,"Ian先生最好不要有任何动作。"
有人从外面打开驾驶室的门,Ian被绑住手腕扔到后座上,车很快开进了茫茫夜色里。
"咚"Ian被压在宽大的书桌上,脸侧贴着冰冷的桌案,Alfanso俯身凝视着这个当面拿走了自己口袋里钻石的青年,"神偷Ian,真是不愧这个名号啊,能在我眼皮下动手脚。"
"谢谢夸奖。"Ian淡淡的回答。
"呵,哈哈哈。"Alfanso捏着Ian的下颚突然笑出声,伸手冲一旁的手下示意。
男人递上一只手机,贴在Ian耳边,接通的一刹那,Alfanso一拳打在Ian腹部,忍不住的闷哼声回荡在手机听筒里。
"Ian!Ian你在哪?"正在开车的Simon一脚踩在刹车上。
"喔喔喔,"Alfanso松开Ian,让手下把人押到一旁,"不要紧张,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想要回我自己的东西而已。"
"Alfanso?"
"bingo,不愧是spexial,记住,我要我的钻石。"
"喂!"听着断讯的滴声,Simon愤恨的把手机扔到一旁,油门踩到底,飚回了spexial总部。
Ian出门的时候Win正好下楼,看了门口监控以为他只是正常外出。现在得知老幺是被绑走了,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
Evan捏着自己的手指,捏到发红,他应该先把Ian送回房间,再陪Teddy出去的,可是那会Simon一定要拉着Teddy谈,Te只好拉自己出来挡。他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鼻梁上的晴明穴。
Teddy心中涌出一丝愧疚,如果他没非拉着Evan不放...
"Simon,Alfanso没说别的么?"Wes手扶着正在操作电脑的Wayne的椅背。
"没有,他只说他要拿回钻石。Ian的声音也没再出现。"
Simon的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Wes示意Riley和Wayne,两人打出手势,Simon按下了免提。
"Buenos días,spexial的各位。"
"Alfanso,你有什么条件。"
"嗯,我喜欢爽快人,明晚八点,Milo大楼,十三层,Wes和Simon,带着我的茱丽叶之泪,别跟我耍花样,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想看见Ian的某部分被切下来。"
"嘟,嘟,嘟"听筒里的忙音回荡在寂静的房间里。
Wes看了眼深色各异的大家,敲了敲桌子,"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明晚的计划。"
"Wayne,调出大楼平面图。我和Simon带着钻石从正门进去,Teddy和Riley从侧门进,Win把车开到出口待命,Evan找好狙击位,Wayne技术支援。一定,要救回Ian。"

Ian被带进囚室里,Alfanso叼着雪茄走进来,凑近了绑在椅子上的人吐出一个烟圈,"放心,你不会死,但是敢动我的东西,我想你需要一点教训。"他把嘴里的雪茄按在Ian的肩膀上熄灭,对着一旁的两个手下示意,"帮他松松筋骨,别弄死了。"男人走出囚室挥了挥手。
"是,boss。"
带着风声的拳头挥过来,Ian偏过头嘴里一片咸湿,被绑在椅子上的束缚让他无法做出任何规避,只能硬抗连绵不断落下的击打,他突然想起一年多前的失手,相比之下,应该说还算幸运么。自己竟然有精力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他轻笑了一声,换来一阵更不留情的殴打。

晚上八点,Wes和Simon如约带着钻石来到milo大楼,在门口被搜过身确认没带任何武器后,迎面走来了几个彪形大汉。
"这是什么招待?"Wes看了一眼身边的Simon。
"大概是...开胃菜?"Simon摆出架势和哥一起迎上扑面而来的铁棍。
Simon利落的出手转身,Wes更是飞身跃起踢飞两个人。没几分钟原本要给他们两个教训的大汉全倒在地上。
Riley和Teddy小心的从侧门进入大楼,Wayne联上实时监控指挥他们躲过巡逻的人,在十层的时候一声枪响,有人发现了他们。Riley和Teddy分别找到掩体,一时枪声大作。
Evan已经在旁边的高楼上架好狙击枪,迅速找到十三楼的窗户,视野很好。
Alfanso接到手下传讯的时候,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塞在腰侧,让两个手下押着Ian来到十三层。
四人踏入十三层入口的时候,Alfanso正好以整暇的等着他们。他看到Riley手里的枪时,夸张的挥动手臂,"喔,来的人比我预计的要多啊,这么危险的武器,不能随便拿出来玩,对么?"
他身后的两个手下配合的紧了紧抵在Ian脖子上的匕首。
Wes示意Riley扔掉枪,上前一步"Alfanso先生的钻石,在这里。"
Teddy从口袋里掏出绒布袋,拿出璀璨的茱丽叶之泪。
"啊,他真是太美了。"Alfanso看着闪着光泽的钻石,着迷的眯起眼,"现在,该让我的小宝贝物归原主了。"
"我们也希望能让我们的老幺回归。"
"噢,当然,我们交换。你把钻石扔过来,我让他们放开Ian先生。"
Teddy看了一眼Simon,扬手把项链扔到空中,同时把枪塞到Simon手里。
Simon抬手扣动扳机,Ian身边的两个男人倒地,项链在空中打了个转,Alfanso却伸手抓住Ian的胳膊,把人拽在胸前,手里的枪抵在他太阳穴上。
Alfanso把大半身体藏在Ian背后,"现在,按我的话做,不然,子弹可不长眼睛。"
"放了Ian,钻石给你。"
"no,no,no,你们先放下枪。"
Simon把枪扔到地上。
"把项链踢过来。"
Wes看了一眼窗口,Evan看着瞄准镜里被Ian挡在身后的身影,几次手指微动,"被Ian挡住了。"
耳机里传来Evan略带纠结的声音,Wes微微动了动手指。
Ian扫了一眼明亮的窗户,手肘突然后击,撞在Alfanso的心口,Evan屏住呼吸手指扣动,Simon脚尖上挑,握住被踢起的枪,两声枪响。
Alfanso太阳穴和额头飚出血雾,倒在地上。
"Ian,"Riley跑过去抱住老幺。
"嘶...痛,痛。"Ian跳脚大呼。
Wes看着老幺嘴角的瘀痕,揉了揉Ian的头发,"好了,我们回家。"
"嗯,回家。"
从瞄准镜里看见Ian安然无恙的Evan呼出口气,收起狙击枪下楼。
Win打开车门,冲走过来的六人竖起拇指。

Wayne检查了Ian身上的伤,给Ian脸上的瘀痕涂了药,准备拽他身上的衣服。
"威~"Ian抓住衣襟,"剩下的我自己来啦。"
"你还不好意思啊,"Wayne看着脸红的Ian恨恨的数落,"你说说不好好回房间,非要一个人出去,你是要吓死我们啊。"
"唔,现在不是没事啦。"Ian想到那天自己出门的原因,莫名低了语气。
看着Ian有些失落的表情,Wayne揉了揉他的头,"好啦,自己去涂,吃了药注意休息。"
"好。"

走上二楼的Ian看见抱着胳膊靠在走廊墙上的Evan,顿了顿脚步。
"痛不痛。"Evan看着他嘴角的药膏问。
"还好啦,痛过现在麻木了。"Ian手里捏着药膏低头,嗯,心里也是,现在麻木了。
Simon走过来,"Evan你找我。"
"嗯,"Evan掏出一个瓶子递过去,"你拿去给Teddy。"
"这什么?"
"你去问他吧。"
Ian听到他们在讨论Teddy,默默往房间走,打开门。
Evan跟Simon说了两句话也往Ian房间方向走,挡住要关上的门。
"Evan?"
"我们谈谈。"
Ian退了一步,Evan反手关上门。
"Evan....唔.."剩下的话被突如其来的深吻吞没,Ian被回身压在门板上,唇舌被火热的气息包裹,Evan的吻带着一丝心疼一丝愧疚还有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情。
Ian脑子有点昏沉,这个突然的吻好像一把钥匙,那些被刻意忽略的记忆慢慢苏醒了,那晚两人身体的契合变得熟悉,原来自己一直渴望着Evan的亲近。所以看见他和Teddy才会...
等等,Teddy,Ian推着身上人的肩膀。
Evan察觉到Ian的回应,心口变得酥软起来,这个人,一直都吸引着自己。直到被推拒的动作提醒,Evan放开身下的青年,"Ian?"
"放开我,Evan,你当我是什么。"
"什么意思?"
"你现在对我这样,Teddy呢,你要怎么办。"
"Te..."Evan叹口气,拉着Ian坐到床边。"我跟他并没有什么。"
"......"Ian没说话,但是一脸不信的表情已经表达了他的想法。
"真的,Te喜欢的是Simon,我只是他拉着的挡箭牌。"
"??"
Evan看着Ian因疑惑而瞪大的眼睛,忍不住亲了下他的眼角。"Te心脏不好,之前检查结果很糟糕,那会他和Simon又有些误会,就没告诉他,想要分手。"
"那Simon..."Ian想到Simon一直以来的表现,明显是不想分手。
"嗯,Simon不同意,Te为了让他死心,就拉上了我。不过,Te有些松动了,我也不想再让你误会。"Evan搂着Ian的腰,"尤其这一次,你被枪指着的时候,我的心脏都要停跳了。"他亲了亲Ian的发顶,"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Ian趴在Evan怀里脸红红的,肩膀靠在Evan身上的时候碰到了被雪茄烫过的地方,他抖了一下轻嘶出声。
Evan放开Ian,"这里受伤了?"他拉开Ian的衣领,看见一个圆形的烫伤疤痕,眼神闪了闪,攥着衣料的手指越捏越紧。
看着Evan沉下的表情,Ian摸到之前扔在床上的药膏,"Wayne给了我这个。"
Evan挤出药膏轻轻的涂抹着Ian肩胛处的伤痕,对着轻轻吹了口气,Ian有些难耐的瑟缩了下,哼了一声。
Evan扒开Ian的上衣,在每一处淤青上落下轻柔的吻,低声跟青年道歉。
Ian躺在床上舔了舔有点干涩的唇,看着Evan眼里心疼的神色,"你要不要,换个方式让我忘了那些伤。"
"Ian..."Evan看着青年的舌尖一探一探的在唇齿间,俯身压在Ian身上,"我会让你彻底忘掉的。"
这一晚Ian真的彻底忘掉了身上的伤,第二天也一样,因为瘀伤的痛被另一种无法言喻的酸痛彻底代替。
















【520活动文】一次心动(dangerous前传)

一次心动 (Dangerous 前传)

bgm:Flesh-Simon Curtis


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不相信?
没关系
那我们再见倾心吧

Madrid,Spain
灿烂的阳光洒落,空气里带着明朗的味道。广场上游人如织,在这里能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街头艺人拉起欢快的手风琴,喷泉水声汩汩为这热闹气氛更添一分清爽。
有人专心吃churros不小心松了拽在手里的气球绳,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抓住了正往天上飞的气球,递了过来。
拿下墨镜的男人穿着黑色无袖上衣,头发被发胶固定住,露出饱满的额头,桃花眼带着温暖的笑意,看着穿着白衬衫的青年,"不要再让它飞走了。"
"美人..."
男人挑了挑眉,看了青年一眼,转身走了。
"啊,"捂着嘴的青年尴尬的笑了,"被听见了..."

翌日
青年路过广场的时候想起了昨天见过面的男人,啊,他真的长得好帅,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哼着歌的青年突然在路口止步,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背影。
男人突然转身,举着一只手正要拍肩膀的青年顿住,手掌摇了摇,"hi,又见面了。"
"气球又飞跑了?"
"噗,"这个幽默有点冷,"没有,昨天忘了说,谢啦,美人~"青年双指一并,在额角飞了个敬礼,拍了下男人的胳膊,跑走了。
走了两步的男人停下,摸了摸腰侧的口袋,掏出一张卡片,深蓝色为底,映着漫天星辰,上面有一个花体签名,Ian。
"Ian..."那个神偷么,Evan想起了青年有两个深酒窝的笑脸,有趣。

https://m.weibo.cn/6508202669/4242371274611246


咳 大家都说我顶风做an
太高调
所以低调点
梦魇-爱的惩罚(云超che)
有缘j见评论
23333

如何打开AO3

我觉得 我也需要注册一个
发点肉容易么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转给首页一万次和我说车挂了打不开的旁友们


呜呜呜呜真的能看啊你们相信我


委屈巴巴猫日脸.JPG


讲真,想一劳永逸还是科学上网。。。这是我今年花得最有幸福感的一百块钱。


饺子皮®:



转给首页需要的小伙伴。


要确信AO3还活着,只是打开姿势需要调整。


路漫漫其修远兮:





最近有来看文的人突然多了,经常有人问我AO3打不开的问题。


首先AO3并没有被墙,多数人都打得开,打不开只有网络抽风这一个解释,只不过抽风也有很多种,他们自己维护也是有可能的。


打不开的话,你可以尝试以下方式:


1 多刷刷,刷着刷着大概就出来了


2 看看你的防火墙、杀毒软件、安全卫士等等是否屏蔽了AO3,是的AO3经常被他们屏蔽,因为xing'ai文学太多,解决方法请自行百度


3 查看你的dns解析是否有问题,具体请自行百度


4 尝试科学上网,但这并不是说AO3被墙了,但这个方法通常比较一了百了,具体方法请自行百度


5 更换网络运营商,比如,去别人家电脑上看看,去网吧试试,自家网到期了换个别的网络服务等等……


网络运营商也是有可能直接屏蔽了这个IP段的,你可以联系他们问一下,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悲剧,你可以从上面选择一个你觉得适合的方式试一下。


这些办法都值得尝试,并且某些是可以一劳永逸的。


如果是从来没有注册过ao3,在进入部分有年龄限制的章节时,会看到如下的文字:



这段话的意思是这里是成人指定,请确保你到了年龄再看。ao3的机制是由用户自己确认是否满足阅读条件,所以如果你确定你满足条件了,请点图中那个【Proceed】按钮,就表明你确认自己满足条件可以阅读了,之后就可以正常看文了。


说了这么多主要也是希望不要一直问我为什么打不开了……网络环境的情况千变万化,我只是po点文,不是大家的网管IT,真的没可能帮所有人解决打不开的问题,打不开我也无能为力啊……


我不会换地方po需要打码的文,loft这里会屏蔽这个问题无解,不老歌之类我用过但用户体验不好而且还要设置密码而且还是国内服务器,说真的AO3这种就是为了同人文而诞生的系统对读者和作者的体验都好得不得了,还没密码,整理也方便,用了都说好。


也请不要问我要txt……


总之大家低调一点吧。





论棉花黏黏圈引发的第三定律 3(洛云超车)

重要预警
本章洛云超三人车
不适绕路
ooc严重

召唤好基友@顾青宁 

ps 由于剧情码了好几天仍然不能码出 所以决定简略


洛云超三人在武学资料馆找到马超祖父帮忙,得到了刻有马家家徽能抑制分身影响的心有灵犀小指环。
解决了分身影响的三人来到华佗家,华佗不眠不休找到了解决爆裂刀剑之力的办法。
"和之前你们做的一样,让云的风属性平和之力进入马超体内,和他的阴柔之力一起混合,刀剑之力再进入马超体内,三者达到平衡,之后再被蓝斯洛掌握的就是可以自如运用的刀剑之力了。"

马超靠在赵云怀里,一脸茫然,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唔..."
"超,你不专心。"赵云从身后搂住马超在他耳尖上咬了一口,手指探入上衣下摆在劲瘦的腰侧游走,带起一阵阵热度。
"我...没有,我...啊..."分辩的话突然变了语调,被解开的长裤松松的挂在胯间,身前半软的欲望隔着布料被湿濡温度包裹,"洛...别..."


https://m.weibo.cn/6508202669/4220182517757409

fin

写在最后
感谢终五最后不明不白的结局给了洛洛穿越时空的各种可能
感觉把云哥写崩了 我对不起云哥